当前位置首页玩法大全内容详情

魔域又一次惨死怪手飘回城的时候充满哀怨的继

  • 作者魔域网
  • 来源长久版
  • 点击161
  • 日期2018/11/5 2:45:02

我锁不住我的伤悲,同样也锁不住我的键盘。昨天看到你托人给我的留言,那些告别的字句我甚至还来不及看清楚,来不及去理解,我用我仅有的石头在鸽子上拼命的呼喊那个给我留言的孩子。私底下再使劲的密他,可是系统很快答复我,他已经离开了游戏。我在卡城里奔跑哭喊,那种难过和无助竟然那样真实。我试着给你留言,只是,反复的输入,反复的删除而已。我咧嘴来着,这几年学会的,想哭的时候就咧嘴,泪就不容易掉下来。

索性很快的关了电脑,爬上床,捂在被子里很不争气的洒了几滴猫尿。前天也洒了来着,和家里人视频,阿姨说,薇,要过年了,回啊,我就红了眼眶。看吧,我就是这么一个很容易就伤感的人。所以如果你只是想让我难过,确定我是否和你想象的一样不坚强,那你做到了。我没有你坚强,坚强到连再见都不敢说。那天去火山看风景,我没有带回城的,你都忘了吗?然后你下线了,至今我也不知道,没有你,没有回城,我要怎么回?月光冷,月光害怕,这里阴郁恐怖,别扔了月光,好么?哪怕只是伴着月光前行一段,这段路上有你作陪,会成为月光难以忘怀的记忆。

我以为我们说好了,纵然万丈深渊也要携手纵身一跃,我喊一二三大家一起跳,结果你挣脱了我的手,下去的只有我自己,粉身碎骨,万劫不复,你是不是那个站在崖上笑骂我傻人呢。你要做那样一个人么?

刚刚头不小心被桌角狠狠的磕了一下,那种疼痛很尖锐,我近乎变态的渴求疼痛或者血流如注,就比如从前牙疼,就会让妈妈使劲的掐合谷穴,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对穴位的刺激可以减轻疼痛,但是我知道两种疼痛同时存在时,可以相互缓解。早上临醒来的时候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鞋被人穿走了,留下了另一双很显然不是我自己的鞋子,然后我就那么赤着脚在大马路上跑,我是这样一个倔强的人,我从来都是这样一个倔强的人,所以我很容易的就失去了很多。我是说,我想说,我那天为什么要倔强着不让你找到我,为什么要倔强的不肯去结婚处,为什么不快乐着尝试和你相处。只是,你比我更倔强,倔强的用我的名字建小号,你说那是你的月光,你倔强的和自己的月光结婚,给自己的月光送玫瑰,倔强的说不来就不来。如果可以重来,我如果再多了解你一些,我肯定不选择倔强,我肯定用最快的速度妥协,做你的月光,手捧你赠与的玫瑰,做你的新娘,只是,告诉我,告诉我要怎么重来。

又在那个世界里厮杀了一个上午,站在卡城里看所有玩家奔忙的身影,有一种更深的被丢弃的无助感。今天有收花了,曾经最喜欢的花儿,在屏幕里芬芳的那一刹那那么美,到现在却是成了最疼痛的记忆。我尝试着去寻求帮助,跟着个男玩家的背后总不至于受欺负。我错了,被人家一个大飞就挂了,带我的家伙落荒而逃,在游戏里被杀太正常了,我也比较习惯了,只是,我想,如果你也在,一定是不会丢下我自己逃的,即便被打得落花流水,死回城去。我就那么一个人在戈壁里,任人杀了再复活,再被杀,我不逃,我不要逃,月光又开始难过了,为什么要难过呢,为什么那个叫冷气的家伙连看一眼都不呢?他曾经是那么一个有感情的人,朋友的女人哭他会觉得难过,朋友被人欺负了,他会出头打抱不平,只是,这样一个冷气怎么就单单不怕月光受人欺负,单单不怕月光难过呢?

如果思念是一根线,那么线的那一头一定拽在你的手里,任由你的离开无限牵拉,而这一头想必是系在我的心上,每一次牵扯都有疼痛。